不夜狮城 Nightless Lion City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不夜狮城 Nightless Lion City

成立于2008年12月24日 Since 24/12/2008
 
首页首页  搜索搜索  注册注册  登录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到页面 : 上一页  1, 2, 3  下一步
作者 留言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20 pm

当兵的罪与罚 - 连坐


要说到在兵营里头受的罪,也许最叫人不服气的,就是那种一人犯错,全体受罚的惩罚。这种搞法,中国历史早已有之,叫做“连坐”。

所以,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戏剧里头那种动不动就“满门抄斩”的处罚,就是一种连坐。你的儿子犯法了,要砍头,你是他老爸,你没教好他,你也有责任,顺便一起砍,这就是“连坐”。至于其他那些兄弟姐妹,大老婆小老婆,儿子媳妇,不好意思,你们要么是跟着他享福,要么是没有及时阻止他,顺便一起人头落地吧。

“满门抄斩”就是一种极端的连坐。

照理说在咱们新加坡共和国的军队里,应该是很文明,讲究“一人做事一人当”,应该不会有这种株连无辜的事情发生了吧?

对不起,你错了。在军队里头讲究群体。很多时候明明是一个混帐王八蛋搞坏了事,却是大家一起受罚。

你不甘愿,要上诉?

太好了,刑罚加倍。现在你变成那个让大家更受罪的王八蛋第二了。

所以在军队里头,虽然有很多的所谓“上诉”的管道,告诉这些新兵们如果受到什么不公平的对待可以上诉。不过说实话,只有傻瓜才会那么认真去相信这种话。当官的要整你,有的是方法,真要让你上诉成功那他们还混什么?

而为什么这种“连坐”可以盛行呢?军队里还有一个解释 - 那就是,军队是一个整体,如果有一个兵表现不好,那就有可能会害死大家。所以作为一个群体如果有人犯错,那就是其他人没有尽到帮助他的责任,所以同样有错,同样要受罚。

听起来很冠冕堂皇吧。等到你是那个无辜受罚的人的时候你才知道这种逻辑多么的混蛋。

记得有一次,不晓得我们的platoon在步操训练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好像是有那么几个老是搞不清楚状况的家伙让我们的训练一直都做不好,无法达到那种整齐划一的境界,当然就无法合格。

最后排长一气之下,罚我们这个排Platoon parade。

这个所谓的platoon parade 是怎么回事呢?就是罚我们这个platoon不停的步操。一下子向左转,一下子向右转。一下子开步走,一下子向后转,一下子立定操(heng da kaki)。

可是还不只是这样。这些动作都要你按照比平时快两三倍的速度完成。还要操到一半的时候去跑操场。反正这个platoon parade的目的就是把整个排的人都操到吐,才算大功告成。

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我们这群人就在那连续不断的,如连珠炮似的口令下,像木偶一样的团团转,还要跑操场。而那个时候还正是吃过晚餐的时候。

搞不了一个小时,大概80%的人都倒地,吐的一塌糊涂。还有的干脆就昏倒送急救。而到底是为了谁的问题让全体受这么大的罪,其实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

从那以后,我们的步操训练是不是有进步我没印象,反而是大家都恨死了这个排长。那个时候我们排里暗地里已经说好,如果真碰上打仗,就找个机会从这个排长的后头开枪把他给干掉。

当然了,这种话也只是情绪的宣泄。到底最后是谁也没碰到打仗的机会来让我们有机会来报这个一箭之仇。后来这个排长也顺利的ROD离开军队到了NUS,好死不死他还去了NUS的工程系,我去上大学的时候还碰到他。

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在大概10年后他竟然加入了我的公司和我变成了同事。当时我还是很讨厌这个人。最高兴的是看到他胖了20公斤,整个一个猪头,以前的英俊潇洒全都随风而逝了。

虽然没有亲手报到仇,反而是老天爷帮忙,也不错。他算运气好,没有碰到我干他的上司,不然的话。。哼哼。

所以啊,有权力的时候要好好用,滥用权力到被所有人痛恨,虽然当时没法报复你,但什么时候你撞到了这些人的手上,新仇旧恨一起来,被暗地里整了一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记得那个时候我也吐的一塌糊涂,有个后来去读医的老兄竟然还能够鼓起精神来安慰我-“好了,好了,都过去了,没事了”

他去干医生,真是对了。我们就需要这样的菩萨心肠的人做医生。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21 pm

磨炼

那个地方,怎么说呢?会把人性里头最好的和最坏的一面都暴露出来。什么人自私,什么人会帮助别人,什么人压力下会崩溃,在那个环境里头都可以一一的显现。

不过我觉得当兵最让人珍惜的地方就是,你知道你曾经经历了一些事,做过了一些你从来不相信自己能够做的事。你也知道了一些在群体里头生存的法则,不管是作为下属还是上司,你都可以通过军队的磨练先了解了一下。

后来在工作的场合里头我还真的发现当过兵的和没当过兵的表现就是不一样。当过兵的在纪律,在服从,都比没有当过兵的来的好。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21 pm

真相


大概是宣传短片或者是电影看多了。那些没当过兵的女孩子对于我们去当兵有很多浪漫的联想 - 好像我们去都是去野餐,可以开枪,然后只是训练比较吃力一些而已。像我妹妹一样还很高兴的要缠着吃我的dog biscuit,觉得有这样的饼干吃好幸福啊。

但是兵营里头的苦,里头那些不公平的待遇,她们是不知道的。我们这些人一般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告诉她们。

所以我写当兵贴,写到后来我感觉要说出一些兵营里头的苦涩。要告诉他们虽然我们今天可以轻松的回想当年的军营生活,可是里头所遭遇到的辛酸,不公平,她们还是应该知道的。

里头也是人性的大集合。有的人会变得像奴才一样,也有的人掌握了一点权力就变成暴君。看得多了。有的人受不了压力自杀的,精神崩溃的,都有。

当兵的事,真是说不完啊。。。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26 pm

啊!女兵

一位女性朋友看了当兵的回亿说:“女士们无缘当兵,无缘体会个中的精彩,但,这里的老兵门一一热烈话当年当兵时的精彩情节,真是让我开眼界了”

很多人都以为兵营里就是一个纯阳刚的地方,都看不到女人。新加坡的国民服役虽然强制男性当兵,但女性却豁免。比较起当年训练我们军队的country X (对于那些不懂的人,新加坡建军的时候为了避免邻国的不满,从来不敢直称这个国家的名称。。。),这个国家的全民皆兵可是不分性别,男女都要当。所以常常在新闻里看得到背了枪走来走去的女兵。至于这个country X 是谁? - 欢迎女士们参加问答比赛。。

(答案:country X = 以色列)

所以在台湾军队有一句话说 - “当兵当三年,母猪赛貂禅”。意思就是,当兵都看不到女人,所以只要看到母的动物,就好坏不分,全当成美女。。

所以好一些外在条件不怎么好的女性都喜欢嫁给当兵的,原因很简单,兵营里根本看不到几个女人,无从比较,老公看到的都是臭男人,回到家里看自己的老婆,当然越看越喜欢,移情别恋的机会就少。

但如果你老公是那种什么摄影师,美发师,化妆师,模特儿公司老板,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那就完蛋了。这些职业天天就是和美女打交道。你再怎么美,在老公的眼里也是普通。如果还不知道轻重的常常闹脾气,希望老公来哄,搞不好老公会觉得,你这么“茶煲”,那我干脆找别人去。。

不过说也奇怪,从事这些职业的反而多数是同性恋。。看来也不知道道理是什么。大概要在女人堆里吃饭自己最好也是半个女人。

我从小到大最想干的职业就是当模特儿公司的老板,天天和美女打交道。就算当不了模特儿的老板,干干美发师也行。看看人家现在多好赚。不过时至今日看来是没有实现的机会了。

虽然说了那么多,但是在新加坡这里其实还是有女兵的。好一些后勤部门,通讯,医护,都少不了女兵的影子。

更尤其,所有的女兵都要参加基本军训。而女兵的基本军训在那里呢?答案揭晓-就在义顺兵营的SBMT (school of basic military training)。所以在SBMT当兵的家伙就常常有机会看到女兵的身影。

当然了,如果你只是在那里当新兵,只有受训被骂的份,要想看到女兵,那是千难万难。。。

真正有机会常常看待女兵的,反而就是我们这些常年在SBMT当兵的人,更尤其,嘿嘿,是我们这些在medical center当兵的人。

当兵总要生病吧,总会受点伤需要包个伤口吧?那和这些女兵近距离接触的,除了我们,还有谁呢?

更爽的是,由于女兵的医护必须由女性的医护人员来照顾,所以SBMT 的medical center 里头一定要配置女性的医护人员。也就是说,我们天天当兵不但可以看得到女兵,身边就有女性的同事。。。

所以那些在什么步兵,炮兵,装甲,工兵,守卫兵,突击队等战斗单位当兵的同学们,看到我都两眼发光,羡慕的要死。

而我呢,就天天8点到5点上下班,还天天可以和这些女性的医护人员聊天打屁,打情骂俏。还可以吹冷气,逍遥的简直叫人恨的牙痒痒。所以有时候当兵也很鬼,你兵当的越好,越是要你去战斗单位,就越受苦。当的差的,开枪不行,跑步不行,反而有机会去非战斗单位过正常人的生活。

好像很不公平,但天下又有什么是公平的呢?所以我们很早就体会到“同人不同命”这句至理名言的意思。

记得有一次又向往常一样,一个大热天,新兵们都在训练,忽然传来消息,有一个新兵中暑了要马上送过来。

中暑,在我们这个热带国家是很容易发生的事。尤其是新兵训练,如果水喝得不够,体能不够好,很容易就会中暑。而对于中暑的急救也是十万火急的。一个延误就可能造成生命的危险。

但即便如此,对于中暑的急救我们都是驾轻就熟,依惯例就是把衣服脱光,送到中暑急救室有全身的shower用水全身的喷水,降温,探温度,然后送医院。

可是这一回,这个新兵一送到,我们全都傻眼了。。。

怎么回事呢?这次被送来需要做中暑急救的是个 - 女兵!!

那要我们怎么办?谁敢去脱她的衣服?就算我们心里想的要命也不敢啊?就不怕被控非礼坐牢?

正在我们六神无主的时候,那些平常和我们嘻嘻哈哈打情骂俏的女medic及时和医生出现了。二话不说把我们这些男的全赶跑,把急救室的门一关,就开始喷水急救。。临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我还看到医生的动作就是 - 脱衣服。。

可惜什么都没看到。。。

记得我们的医护中心有3个女medic,一位姓郭,一位姓郑,一位姓林。不过这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26 pm

IC IC 当不完


IC - 顾名思义,就是 in charge. 在军队里头能够当到IC,也是个官了。当年我们连(company)里头的副连长,正式的官职就是 company 2nd IC. 也就是说,在这个连里头,除了连长 (OC - officer command) 就是他最大了。

可是在新兵训练的时候,我们这些新兵蛋子也有机会被指派来当官 - 当IC。可是呢,谁也不想当这个劳什子的IC。

为什么呢?原因是因为这个IC的设立,其实并不真正是给你个官干,而是像学校里头的值日生那样的工作。也就是说,明明是当天的duty corporal该干的事 - 如把每个人叫起床,确保大家都在规定的时间到规定的地点集合等等诸如此类的鸡毛蒜皮的admin的工作,就分配给这个值日的IC干。

恩 - “在规定的时间到规定的地点集合”,听起来和大陆这里抓贪官的术语是一样的哦,就是“双规”嘛。原来搞了半天这些大陆的官员之所以会***就是因为以前没当过兵,不知道什么叫做“双规”。如果早点知道“双规”的味道,又怎么会以身试法呢?台湾的阿扁当年也是因为身体的理由被豁免当兵,看来也是不知道“双规”的味道,所以后来当了总统才这样***的无法无天。

看来当兵的好处真多啊,看来如果每个人都当兵搞不好***也不会这么多。

anyway - 言归正传。干IC其实就是一个受气包。又没有真正的权力,可是队伍带不好又全是你的责任。想想,轮到你当IC的那天,你就必须从早上开始比所有人都早起床,把大家叫醒,然后确保每个人都去吃了饭,领了枪,把area cleaning 做好,尤其是厕所必须要洗干净。(听说当年台湾军队的蒋介石到兵营观察最喜欢看厕所,所以在李敖的书里就提到凡是老蒋要来观察,厕所洗好了通通不能用)。

等把这些事搞定了,就要把队伍带到训练地点去接受训练。等到一天的训练下来,接着吃饭,擦枪,还枪,最后睡觉,你这个IC的责任才算完。

可以想象一下,轮到你做IC的日子,说pull rank,你的军阶没有比你的同僚高,说respect,士官们照样对你还是呼呼喝喝。你的训练做的不好照样会被骂。你cock up 了照样会被在大庭广众面前被罚做pumping。你负责把队伍带到训练的地方,迟到了照样会被罚。所以做这个鸟IC,其实一点尊严也没有。你的同僚也没有几个人会认真听你的。你也不能什么事都回去向士官抱怨说你的话没人理。

到最后,IC就是那种两头都受气的可怜虫。

唯一的安慰是,一个排(platoon)有40个人,每天轮一个,一个月扣掉周末大概只有20来天。40个新兵要2个月才轮得到一次。剩下一个月的20来天,大概只有一半的人会有机会被轮到干第二次的IC。

所以一般来说一个新兵在3个月的新兵训练里头大概最倒霉也是轮到干两天的IC。

再受气,咬咬牙也就过去了。明天又是一条好汉。

可是呢,竟然有人在新兵训练的时候连干了两个礼拜的IC。这个创世纪的壮举,在ITD的历史上大概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而这位英雄好汉是谁呢?

猜对了,正是本人,在下,我。。。。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28 pm

当兵的罪与罚 之 - 罚你做IC


现在回想起来,这次当IC的遭遇,就像当年风靡一时的连续剧《小李飞刀》的主题曲里头说的:“人生几许失意,何必偏偏选中我?”

对啊,IC人人都要当,可是人家最多当两天,为什么偏偏是我要当两个礼拜?

要说到这个缘起,还得从那一次我很倒霉的IC遭遇开始。。。

在细说从头之前,先要告诉大家这个IC也不是随便当的。什么意思呢?就是当这个IC也有一个仪式。

第一个要知道的是,IC是有一个辨识标志的。就是一个臂章(arm band)。也就是一块布,缠在你的手臂上,上面有两个大大的字母“IC”。表示今天这个排就归你负责了。什么冬瓜豆腐,鸡毛蒜皮的大小事,这些corporal不必找别人,就是找这个手臂缠着IC两个大字的倒霉鬼 - 没错,不要看别人,就是你。。。

等到一天结束,你这个IC的轮值差事当完了,就要有一个交接仪式,把这个臂章从你的手臂上脱下来,在大家的面前交给下一个接任的IC。表示这个该死的差事老子终于干完了,轮到下一个倒霉鬼,以后有什么事,冤有头债有主,千万别再找我了,那个IC在那儿呢。。

可是就算是当IC,也有运气好和运气背的。运气好的人当IC的那天,老天很配合的下雨,这样一来户外的训练都延后,训练一轻松就没什么事了。或者是当ic的那一天刚好排到的都是一些比较轻松的训练。没有多少难搞的项目,所以出错的机会也少。

记得我们当时当兵最轻松的训练项目就是看电影 - 对了,你没看错,就是看那些鼓舞士气的军教片,看得最多的大概就是台湾的军教片像什么《黄埔军魂》。到今天我还记得电影里头柯俊雄那当连长的模样,还有那句著名的台词:“军人最重要的只有三件事 - 第一是荣誉,第二是荣誉,第三还是荣誉”。记得那时的感觉就是 - “好好笑哦”。同一个论点要讲三遍,真烦。荣誉?他妈的,老子能够顺顺利利的ROD就谢天谢地了,还跟你讲荣誉?又不是regular(签约军人),又不是军官,每个月拿那么一点该死的零用钱,放着外面大好的花花世界,在这里被关两年半,你他妈的还跟我讲“荣誉”?

所以看电影的时候反而是在里头睡觉的居多。反正只要不出去训练,叫我天天看这种无聊电影我也愿意。

所以当IC那天如果正好排到的训练是看看电影,那多轻松愉快,大家高兴,你这个IC也当的顺顺利利,无惊无险。

比较倒霉的就是那种当IC的那天要出外露营演习,那事情就多的不得了。又要和cookhouse 联系确保时候到了大家有饭吃,又要编排人手去布置营地,又要把什么露营的设备都要管理好。而且在做这些千头万绪的事情的时候,你自己的训练还不能放下。还必须和大家一起追赶跑跳碰。所以当IC虽然什么都要管,却又不能专心来干。该训练的项目你这个IC还是“一个都不能少”。

偏偏轮到本人干IC的时候就碰到了要到野外训练,还要露营过夜。够倒霉了吧?可想而知是事情一大堆。好不容易刚把营扎好,他奶奶的竟然下雨了。

如果早一点下,搞不好这个野外的训练就要延后,那我就舒服了。偏偏竟然是去到了野外扎好营才来下。那怎么办?没得办。中国有一句话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所以啊,还能怎么办呢?

结果这该死的雨果然就像古龙小说里头说的那样 - “小楼一夜听春雨”,硬是下了一整个晚上让我们听。搞得每个人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干的。营帐又漏水,地上还流水,那个泥啊,水啊,让我们全身上下又是泥水,还带着汗水。说多脏就有多脏。

这个时候如果还有人对着我唱费玉清的歌《这把泥土》,说自己多爱这片土地的话,那我肯定会逼着他把这些泥巴给老子吃下去。

第二天终于是收好了营帐,整理好了营地,打道回府。老子被折腾了一整天,也好交接把这个IC的工作交给下一个倒霉蛋了。

正准备交接的时候,往臂上一拉,准备把那个IC的臂章交给下一个轮值的IC时,忽然发现 - 乖乖隆的冬,那个IC的臂章怎么不见了?

这下毁了,翻箱倒柜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估计一定是掉在野外我们露营的地方了。可现在人都回来了,难道还去野外去找这个臂章不成?再说了,那里到处都是泥,到底我当时在那个具体的地点掉了这个该死的臂章大概只有上帝知道。

没有了这个臂章,那,那,那还怎么交接呢?

结果排长一气之下,好家伙,你竟然把这个重要的东西给我搞丢了,那好,你也不用交接了,你就继续干IC,先给我干两个礼拜IC再说吧。。。

就这样,本人开创了ITD的历史。。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32 pm

当兵的罪与罚 - 之罚你做IC - 续


当听到这个要罚做两周的IC的消息的时候,我当场可是惊愕了一下。不会吧?要干两个礼拜的IC?后来一想反正说也没用,老子已经被骂的多了,破罐子破摔,再干两个礼拜的IC最多就是被你们这些官多骂两周而已。来吧。

另外一个听到这个决定大吃一惊,脸如土色的反而是我的Buddy。

有人开始要问,到底这个Buddy 是个什么概念,为什么每个当过兵的人一定会提到自己当年的buddy?

其实这个概念就是一种互相帮助(或者互相监视)的制度。从你一进军队接受新兵训练的时候,上头一定指派一个你的同僚成为你的buddy。也就是说,从此以后在下来的三个月里头,你和你的buddy一定要形影不离,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问题也是他的问题。晚上你上厕所就算不拉你的buddy一块去也一定要让他知道。同样的,如果你的buddy不见了而你竟然不晓得他去了那里,那就是你没有尽好buddy的义务,你就准备挨罚吧。

记得之前我说过当兵的罪与罚里头的“连坐”吗?对了,如果你的buddy做错事被处罚了,很多时候你这个做buddy的也会被一块拉去陪葬 - 意思就是,谁叫你没有照顾好你的buddy让他一直犯错。得!罚他的时候你也别在一边凉快着,一起有难同当吧。

所以这次本人“高升”要当两周的IC,如果在这期间继续的出错,受罚的时候搞不好会拖累我的buddy。而这位老兄当时正一门心思要考进OCS (officer cadet school - 军官训练学校)好以后去过过当军官的瘾。就深怕这个机会被我将来的犯错给搞黄了。

我估计当时我的buddy一定恨我恨的牙痒痒的,为什么这么多人,偏偏老天给他找了这个成天出错的cock up king 来当他的buddy?

正是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打算。但说什么也没用,俗语说“军令如山”,既然上头要你干,那就干吧。

还好从露营回来的时候也正是周末,马上要book out 回家了。那就先回家,有什么问题等book in (回营)以后再说吧。。
[b]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32 pm

当兵的罪与罚 - 之罚你做IC - 续2


等回到了家,在家里屁股还没有坐暖,先一个箭步冲到美芝路(beach road)的小贩中心去。

对于那些没当过兵的人来说,大概只知道这个小贩中心有一档很有名的《花生糖圆》,除此之外,从来也不知道这个beach road hawker center 对于我们这些当兵的人有多大的意义。

可是对我们来说,这个小贩中心简直可以说是救命恩人。因为在这个小贩中心的楼上,正是整个新加坡军用品最齐全的地方。

在那里,举凡军营需要的东西,大到从营帐,制服,皮带,军鞋,小到绳子,小刀,避蚊油(insect repellent), 琳琅满目,比兵营的QM (quarter master - 军需品供应处)还全。凡是你在军队需要用到的东西,这里通通有。

所以对我们这些当兵的人来说,军队发给我们用的东西不管是搞不见了还是用坏了,与其去报失,然后被罚,倒不如静静的到这里来补货,把我们那可怜的血汗钱用来采买这些弄不见或者用坏的东西回去反而省事。

说实话,这里的东西真的全,大概除了枪支和子弹,你在军队里需要的东西这里用钱都可以买的到。恩。。如果你和老板够熟的话,搞不好军火也可以搞到哦,不是有一句话说过了吗 - "世事无绝对”。谁晓得这些卖军需品的老板有没有门路搞军火?也许人家神通广大真的有办法呢?

那为什么一回到家就直接冲到美芝路的小贩中心呢?各位可别忘了,那个该死的IC的臂章还没有找到啊。不来这里买一个回去怎么交待?

来到这个我们当兵的人的救命天堂,买好了这个IC的臂章,再美美的吃了一碗甜滋滋的花生汤圆,这次book out的任务就算完成了。等着俺的还有两个礼拜的IC呢。。。

这碗花生汤圆还真甜啊。想起老子在兵营里头天天吃苦训练,有这么一个机会吃上一碗甜甜的花生汤圆,感觉真是幸福。

就连到今天,我每次只要一回到新加坡。有机会的话也一定到美芝路的小贩中心来吃上一碗花生汤圆,也算是给当年年少轻狂的自己一点回忆吧。。。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33 pm

当兵的罪与罚 - 之罚你做IC - 续3


等到星期天晚上book in 回到军营,我的buddy就跟我谆谆告诫,要我清楚知道现在的我可是“带罪之身”,皮棚紧一点,好好把这两个礼拜的IC给干好,别再继续出错连带他也跟着受罚。

我当然也是努力拍胸脯保证绝对不给他添麻烦,毕竟这位buddy是我从小学到中学在海星的同学,还有一个超级漂亮的高中女朋友。我还指望着将来等我们这次新兵训练毕业的舞会上让他的女朋友给我介绍女伴,在公在私都不能让他不爽的。

看人家,从海星这样的和尚学校毕业以后去了淡初,就捞到了这么一个超级美女当女朋友。而本人从东部远征西海岸跑到黄城,虽然插科打诨,编剧导演,写文章,吹口琴,把《黄城夜韵》从高一玩到高二,把浑身解数都出尽了,虽然搞到一点小名气,可是女朋友却还是踪影全无。

现在人家book out就去和女朋友卿卿我我,我就只能形单影只的到美芝路小贩中心自己去吃花生汤圆,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心酸啊。。

anyway - 心酸的时候是周末,现在前面还有两周的IC要干,那就好好的做吧。

到第二天早上5点,我的buddy 就赶紧把我叫起床。毕竟是受罚,如果还出错就真的不能原谅了。那我也打起精神,努力的把IC的工作做好。分派任务,监督各种area cleaning,带我们的排集合fall in,虽然有点心不甘情不愿,但想到还有两个礼拜的IC要干,还是加紧点把事情干好吧。

那时候已经快要POP(passing out parade ) 了,基本的训练都干的差不多,剩下的就是一些长途行军(road march)和一些结业的考试如射击(CTSS),障碍跨越(SOC - standard obstacle course),体能测验(IPPT - individual physical proficiency test). 虽然事情也照样很多,但由于大家都算是半个老兵了,所以虽然训练还是一样的“凶”,但大家基本上还算干的不错。

说也奇怪的是,原来大家都等着看好戏,看我这个cock up king 是不是在这两个礼拜的IC任务里头继续的丢三落四,出点洋相让大家笑话。甚至好几个还抱着幸灾乐祸的心理,有我这个倒霉鬼把原来应该轮到他们的IC任务给接过去了,那就等着看好戏吧。

可是呢,原来干IC这样的管理工作和干其他工作一样,熟能生巧。除了前两天我还有点小出错 以外,基本上从第三天开始已经驾轻就熟,把这些行政管理的工作都可以干的井井有条。

更好玩的是,虽然我的手臂上除了那个IC的臂章什么也没有,也没有什么军阶可以用,可是每天这样的分派任务给我的同袍,几天下来大家也习惯了我的发号施令,我叫大家干吗就干吗,再没有那种抗命的事情发生了。

记得有一次,我们要行军到野外去训练。结果集合的时候有几个人晚到,加上拖拖拉拉的,我们排竟然无法准时出发。正当corporal要唯我是问的时候,我先发制人的说:“platoon 40, everybody down 20"

这样一来,全排的人人都傻了。这个因为受罚而当IC的家伙当到要罚自己的同僚做pumping? 这还有天理吗?

整个排全都看向那个corporal,看他怎么发落。

结果这个corporal,姓林的,真的好配合。他竟然说:“既然他是你们的IC,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 没听到吗?down 20."

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我站在那里处罚我们的排做伏地挺身(pumping),硬是指挥他们做了20下。虽然说到了这个时候做20下的pumping是chicken feet (鸡脚,也就是 小意思)。可是我自己作为一个和他们一样的recruit,竟然在做IC的时候处罚自己的同僚,看来在ITD的历史上恐怕也是空前的了。

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坚信,领导才能也是可以被学习,被培养的。很多人喜欢把领导能力搞得神秘兮兮,好像能够做领导人都是什么天赋异斌,是上天派下来统领世人的特别人物。

这些其实都是鬼话,都是那些要拼命掌握权力的人说出来迷惑其他人的鬼话。领导才能就如同吃饭穿衣一样,人人都可以学习。西点军校有一句话:“就算你一个部属都没有,至少你还必须领导你自己”。

领导自己同样需要领导才能。领导自己才会让自己知道什么时候要理性,什么时候可以感性,什么时候要和别人合作,什么时候要站稳立场。

领导才能也同样必须具备管理能力,这样在领导的时候才能够知道什么工作该先做,什么该后做,需要多少资源,必须制定什么计划,需要和什么人协调合作,等等。

后来在我自己的工作里头,我更加发现,这些领导才能和管理能力,不管你领导的是你自己还是一个几百人的团队,其实道理都是一样的。

而这些重要的课程,竟然是在受罚的IC中开始得到一个学习,也算是一种意料之外的收获吧。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36 pm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一位女性朋友以自己的经验问道:“高中后一群同学非常要好,所以陪那些男生“当兵”,尤其前头那几个月训练。直至后来,听到的都是一些艰苦的训练感受,到得结业退伍,简直是那种逃出生天的感觉,然后一个个蹦蹦跳跳去念大学,没听过关于正面的评议,是不认同军训的价值吗?还是深埋心底自己也没意识到?。这系列当兵的回亿给人的感受很不一样,也许经过岁月的沉淀,人生经验的累积,嚼橄榄般的回甘,终于承认了人生重要的一个阶段,是这样吗?”

其实这是一个挺值得让我们深思的问题。可以说,从理性上来说我想大家都同意国防的重要,也一般都接受义务兵役的责任。

只是到了个人的层面,那就是一种巨大的付出。18-9岁的大男生,正是青春年华的时候,不能继续求学,却被抛到兵营这样一个逼使你立刻长大的环境。面对兵营里头老兵和长官的欺负,军队纪律对个人自由的全面控制,逼使你完全放弃自我,甚至还可能因此而受伤,牺牲性命,或者因为年少不懂事而犯罪,坐牢。

还有多少人那年少青涩的初恋是因为当兵而夭折?又有多少好学生因为到了兵营这个大染缸误交损友而步入歧途,一失足成千古恨?

而且还是一个人最好的两年半的时间。

能够想象同样年龄的小女生去经历这样的生活吗?

我甚至可以这么说,没有几个人在刚离开的军队的时候是会去缅怀的。更多是一种不堪回首,一种如释重负,一种“他妈的,老子终于paid my debt to the country 的那种觉得不再欠国家什么的意识。”

马上投入大学的,面对的是同龄的同学,不管是女生还是非新加坡公民的男生都已经比我们多了两年的head start. 而这个落后一直延续到大学毕业。就连到毕业后工作几年,同学之间聚会 女同学和外籍毕业生和同龄的来自新加坡男同学相比,职务一般更高,这些也都是常有的事。比较尴尬的,甚至还有成为自己当年中学同学的下属的情形。

更让人气愤的是,这个兵根本当不完。每年都要回营不算,还要做体能测验。如果体能测验不过关还要回去兵营做额外的体能训练,继续让军队操练。除此之外,每一次出国都要通报,以前连护照都还每6个月要去延期。简直整个人生都被国家给牢牢控制住。

这些情绪,也只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沉淀。慢慢的可以比较从容的重新回看当时的心情。多少的泪水和汗水,其实也都只有在经历了人生更多以后才看得更清楚。

这样一个人生重要的阶段,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享受还是受苦,最终也是过来了。回头看看,给自己一个记录,也希望能够和其他许许多多曾经有过这样经历的朋友们,一起回忆,一起缅怀那年轻的岁月。也许是笑说从头,也许是一声叹息。

但终究是自己的人生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37 pm

话当兵之 - 救人救人 (1)


和我年纪差不多的朋友,大概还记得小时候电视上常播的描述二次世界大战的美国战争电视剧 - 《Combat》。那个时候还是黑白电视的时代,里头有两个男主角 - 扮演sergeant的vic morrow 和中尉军官的 rick jason。记得里头的片头曲还真好听。

可是除了这两个男猪脚以外,大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位medic - 也就是俗称的医务兵了。记忆中这位老兄就是戴着一顶印着红十字的钢盔,手里拿着一个医药包。每次只要有人受伤了,躺在地上的伤者,或者是他的同伴,就会拉大了嗓子喊 -

“MEDIC!!!”(快点来救命啊。。。)

然后这位英勇的medic就冒着枪林弹雨,匍匐前进到伤者那里为他进行急救。神通广大的medic好像什么伤都能救,什么病都能医。他的那个医药包好像漫画人物“叮当”的百宝箱一样,凡是跟医药有关的需要,从动个小手术,缝个伤口,减轻痛苦的吗啡,到头痛医头的头痛药,应有尽有。

当时看这部影集的时候只觉得这位MEDIC真是了不起。当时那个幼小的心灵简直就把这个medic当成了神人。觉得美国军队就是照顾人啊,连一个排都配了一个医术那么高明的医生来照顾。而这位老兄在他的同僚眼里就是不折不扣的医生,记忆中他们称呼这位medic永远都是 - “DOC”(doctor)。

当然了,从英雄崇拜的要求来看,medic是没什么了不起的角色。反正当英雄永远没他的份。拿着那把枪从来没看他开过。每一次都是躲在后面,看到别人倒下了他才上前。然后呢,仗都是别人打的。杀敌也是别人杀的。唯一最了不起的,就是把人救活以后,那些感激的眼神让观众觉得干这个活也真不错。

没想到啊没想到,当年看电视时候不怎么看得起的角色,竟然就是我好不容易从新兵毕业出来以后被分配去干的事。

当我自己成了medic我才发现其实干我们这行的其实也没那么电视说的那么厉害。说来说去就是一招 - 不管遇到什么伤永远都是先止血了再包扎,然后往后方送。真要解决什么疑难杂症我们是没那个能耐的。由于又没有真的打仗,平时这些兵对我们干medic的其实也没那么尊重,看来电视永远都是把现实美化再放大的吧。

记得从新兵毕业要分配的前夕,心里还有点忐忑不安深怕不能毕业要重新来一遍新兵训练。后来居然勉勉强强也过关了,心里真是感到万分庆幸。阿弥陀佛,那种动刀动枪,喊打喊杀的事,最好最好可别再来找我了。如果能够让我混个什么轻松的差事干干,混完两年半的兵,那就谢天谢地,祖宗保佑了。

当时从ITD毕业的人,绝大部分都会分到OCS(officer cadet school - 军官训练学校) 或者 SAFINCOS (SAF insitute of non commisioned officers - 士官训练学校) 去成为战斗部队的领导者。如果是军官大概都能混个排长干干,如果是士官跑不了要当个班长(section leader) 或者排士官长 (platoon sergeant)。

而那些真的是鸡手鸭脚,自己上战场大概都自顾不暇的人,如果让他们去领导别人作战大概会害死自己和所有其他人的,一般就只有两个地方可以送 - 通讯(signal)或者是军事医药(military medicine)。

这两个单位都属于技术要求高的专业。也就是说,当这两种种兵摸枪的机会比较少,可是要读的书倒挺多。头脑不够好大概都还干不来。

就这样,我这种爷爷不疼,奶奶不爱的,所谓广东话说的 “箩底橙”,就这样从ITD毕业以后就分配到军事医药学校(***M - School of Military Medicine)去成为一个medic,准备好好的被训练成为兵营里头的医务兵,去负起救死扶伤的任务了。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38 pm

医务兵之 -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凡是有中国朋友的人都知道,中国的小学生在上学时候有一句口号 -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当然了,“好好学习”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就是- 做学生你就好好的读书,别的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好好学习了,成绩好了,未来可以“天天向上”- 升官发财。我一直在想,那不就是我们常说的“书中自有黄金屋”的翻版吗?

可见纵然是旧世界变成了新世界,从满清变成了***,那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还是一点没变。

anyway - 自ITD毕业以后,远渡重洋,横跨新加坡,从新加坡最东边的德光岛跨海登陆,长途跋涉一路到了最西边的SAFTI - pasir labar camp, 也算是从国家的东部当兵当到西部。一个不小心把整个国家都走完了。

来到了***M以后,分配营房床位,重新配对buddy。赫然发现我的新buddy来头不小,竟然是OCS(officer cadet school, 军官训练学校)被刷下来的。

转了一圈问问,终于知道我们这一群人,要么是以前ITD毕业时候排最后的“萝底橙”,不然就是那些去了OCS或者SAFINCO因为各种原因不能毕业被刷下来的失败者。

哈哈,此时此刻那种阴霾的心情真是一扫而空啊。原来还以为自己是爷爷不疼奶奶不爱才被发配到这里,没想到倒霉的不止俺一个人。反正大家都是那种前途无亮的家伙,那就一块混吧。

既然都是不被看好的,也就无所谓争取什么best trainee。破罐子破摔,不但看开了,还干脆互相帮忙混。到了晚上简直是夜夜笙歌,book out 的 book out, 打snooker 的打 snooker, 吃消夜的吃消夜,泡妞的继续泡妞。那里象以前在ITD,晚上还要去训练,还要被罚。

而且旁边就是OCS的sieera company,看到他们天天在那里被操的一塌糊涂,感觉真是 - “爽”。

领物质的时候,最大的惊奇竟然是 - 这里不需要每天把枪领出来训练。对我们这些受训成为医务兵的人来说,那把枪不是为了杀敌用的,纯粹是为了自卫。所以不要求枪打的多准,不要求上战场多骁勇善战,也不需要把自己伪装的和环境一样。

相比之下,在电影里头大家看到的是特种部队不但在制服上伪装,还用油彩把自己的脸涂的和周围的青草树木一样。但由于日内瓦公约的关系,医务兵被要求在战场上明显标示自己的身份。所以,对于我们medic来说,和特种部队比正好相反。我们被要求戴上那个前后左右都有一个大红十字的钢盔,告诉所有人,我是 “MEDIC”,我在这里救死扶伤,你们开枪的时候可别对着我。。。

也因为如此,medic理论上来说除非自卫,否则不能对着敌人开枪。因为如果medic违反了这个公约向敌人开枪,那敌人自然也可以向medic,向野战医院,向红十字会的医院开枪。这样一来,没有自卫能力的伤兵和病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 - 那个在德光岛折磨了老子三个月的老婆,来到这里竟然变成只要一个礼拜领出来保养一下的情妇了。。。

他妈的,情妇真好啊。平时都收起来,要用的时候才拿出来用一下,用完了就往库里一放就再也不用管。

那里象老婆,天天对着,不管用不用都要照顾好,真是“茶煲”。难怪这么多男人宁愿花心一辈子都不肯娶老婆。搞到现在我看到还单身的老同学都羡慕的要死。

既然枪不怎么用的着,那在这个***M(school of military medicine - 军事医药学校)是什么东西最要紧呢?

万万没想到啊,竟然是 - 书!!

作为一个medic,有三样东西是最关键的:

(1)医药包 medical poach, 装了各种急救的用品和常用的药。
(2)担架 stretcher, 用来抬伤者
(3)知识

而三种救命物质里头,最关键的不是(1)和(2),而是medic脑袋里头的知识。为什么呢?因为急救的物品一般的士兵口袋里也有,担架如果不够用还可以就地取材利用制服和皮带improvise (简陋制作) 一个。

但如果不具备知识,再好的急救药品也没有用。

所以要成为一个有效的medic,头脑里头的知识是最关键的。

于是乎 - 读书变成了我们训练最重要的内容。

不过说到读书,哈哈,老子从海星中学一路杀到华初,靠的不是运动天赋也不是有钱的老爸,而是靠 - 读书。。当兵当到要老子读书,那还不是小意思?用广东话来说,干别的老子大概不行,读书?简直就是“湿湿碎”。来吧。

把所有领到的书叠在一块,好家伙,大概都到了我的腰了。看起来和我当年考A level要念的书一样多。从什么anatomy (解剖学),internal medicine (内科),surgery (外科),到preventive medicine (预防医药学),药剂学(pharmacy), 应有尽有,五花八门。

而且课程排的很紧凑,早上上课,下午实习。举凡当兵需要的医药知识,从打针,吊点滴,包扎伤口,缝针,配药,撤退伤兵,基本上战场能够发生的事我们都学了。

也对啊。真上了战场上那里找那么多的医生,那些大头兵能够依靠的就是咱们这些medic了。

大概这里头最恐怖的就是用各种人体模型来展示战场上各种可能出现的伤 - 枪弹伤,子弹口进去的地方和出来的地方的处理。被刺刀洞穿的刺伤,烧伤,弹片伤,被硬物击打的挫伤,被车子撞过,被坦克碾过,眼睛被打出来,鼻子被打歪,该怎么处理,我们都要学。

还有各种骨折的救治,包括断骨,粉碎性骨折。还有各种处理的包括流血不止,呼吸停止,心跳停止,食物中毒,毒蛇咬伤,疯狗咬伤,反正,各种你想得到和想不到的伤口都有各自的处理方式。

而这些,我们都要学。

不过呢,虽然有这么多的内容,其实应对的方法只有一招。人家说程咬金都还有三板斧呢。我们medic就只有一招 - 那就是:

包起来,送医院。

不管什么伤,其实medic能干的就是稳定伤势不让它继续恶化然后往后方送。如果是骨折就要用板子把骨折的地方固定。如果是伤口就要止血,包扎起来免得受到感染发炎。如果伤者已经失血过多或者处于昏迷,那就要打点滴为他输送液体免得休克死亡。如果伤者处于巨大的痛苦中我们还有一管吗啡的针管可以为伤者注射吗啡止痛。

嘿嘿,没想到吗,我们medic的医药包里竟然有毒品呢。。。

所以三个月的medic训练下来,我们这些medic简直快要感觉自己已经是半个医生了。

哼哼,医生不在的时候俺就是老大了。你们这些大头兵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还不是要来找俺来妙手回春一把。平时不把老子伺候好,打仗的时候你受伤了老子去救别人就是不救你,让你疼死在那里。。。

当然了,事实是我们也永远没有机会去见证我们在战场上的医术。不过平时一些什么小伤处理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真碰上了什么需要急救的场合,脑袋里那一点东西还是够用的。。。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39 pm

话当兵之 - 警察 vs 突击队


在新加坡的军队里头,有两支队伍在公众的印象中总是带着一股神秘面纱,又透着各种骁勇善战的传说,就是:

(1)突击队
(2)辜加兵

我家的附近其实就有一个辜加兵团的营区,盖的可漂亮了。他们住的地方就和HDB的组屋没什么差别。平时辜加兵的老婆孩子和我们一起去同样的超市买东西。他们自己也到我家附近的公园跑步。奇怪我们这里的居民怎么就不像那些像serangoon garden 的居民那样去抗议?不过呢,从头到尾好像也没人咨询过我们的意见。反正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辜加兵就盖在你家的门口,你怎么想,嘿嘿,其实是不重要的。

不过我必须说,这群辜加兵的记律是很好的。从来也没听说过他们有什么惹是生非的情形出现。现在因为这个辜加兵的营区,我家附近还开了一家尼泊尔餐厅。大概也是新加坡唯一的一家尼泊尔餐厅了。有机会大家来玩我们可以去吃看看。

辜加兵因为这次的mas salamat 事件大大的出了一次风头,当然了,不是什么好的风头。但是有的时候上头要找人顶罪的时候就只好找小兵。这些辜加兵这次也比较倒霉,这个黑锅不背也不行了。

看来我们新加坡有点不大对头,每次出大事都是小兵的错。mas salamat逃跑了,是辜加兵太死板,银行误导了客户卖了高风险的金融产品让客户血本无归(包括我们辛苦交付的town council 基金),是那些小小的关系经理(relationship managers) 的错。

中国古代的皇帝都还会下下罪己诏,说“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谢谢愚大婶的提醒),而我们这里搞来搞去,错都在别人,“朕躬”是永远没错的。这样下去的话,这些高官们也太好混了。难道都没有accountability 了吗?

anyway - 只能点到为止,不然的话老子大概就要吃官司了。。

好,辜加兵说完了,讲讲我们的突击队。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0 pm

警察 vs 突击队 (2)


说到新加坡武装部队的突击队,那可是鼎鼎有名。美国的特种部队有著名的“绿扁帽”(green beret). 新加坡的突击队,那著名的特征就是大家常看到的“红扁帽”(red beret )了。每年的军人节的最佳军事单位,几乎都是第一突击营(1st commandao battalian ) 的囊中物。如果有那一年这个奖项被别的单位赢了去,那估计那个突击营的营长的位置大概就不保了。

而我之所以会和这些红扁帽的人搞在一起,还是因为战斗医务兵的训练的关系。

可能很多人不晓得的是,突击队员里头也有medic。可是说到这里,大家都会纳闷了,每次我们看到的突击队员都是脸上涂满了油彩,穿了一身的伪装,那里有是戴上一顶红十字钢盔的突击队员medic呢?

这就是了,突击队的medic和正规军队的medic不一样。

就如同我之前说的,一般军队里头的medic,受日内瓦公约的约束,属于非战斗人员。所以在钢盔上要前后左右的用那个大大的红十字来明显的标志自己的身份。也因为如此,理论上来说敌对的各方都不能对medic开枪。但在越战的时候那些越共狙击手(sniper)最喜欢杀的就是medic。因为只要medic完蛋了,那些怕死的美国大兵就开始害怕自己只要受伤就没有人来救,心里一慌张士气就涣散,不敢打不敢拚,想撤退了。

所以那个时候,干medic是除了军官以外就容易被干掉的高风险工作。什么“非战斗人员”,什么“救死扶伤”,什么“日内瓦公约”,在那种情形下,都见鬼去吧。

比较起来,突击队里头的medic就没有这么多计较。

突击队在军队编制上不属于正规军队,而是特种部队。而特种部队从来都不是冲烽陷阵用的。特种部队都要在敌人的后方,专干一些“偷偷摸摸”(所谓的stealth operation)的事。什么敌后侦察,暗杀对方指挥官,破坏敌人设施,指挥空军轰炸,等等。反正,干的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但干这些事也会有人受伤,也需要急救。所以突击队自己也必须配备自己的medic。但这些medic和我们不同。他们不是专业干这个。他们是具备医药知识的突击队员。所以他们属于“战斗人员”,首先是突击队,然后才是医务人员。

而这些红扁帽的医务人员又是在那里受训的呢?

各位猜对了,正是在咱们这个***M (school of military medicine ) 和我们这帮人一起受训。所以也很难得的提供了一个让我们近距离观察这些commando的机会。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1 pm

警察 vs 突击队 之三


首先,对于这群突击队员们,我必须take my hats off的好好向他们致敬。 玩突击队,那真的不是盖的。新加坡武装部队的突击队,真是剽捍,是军人中的军人。

首先,体能。他们的体能真的是让人望尘莫及。每一次的体能训练,不管是2。4 公里,还是那些引体向上(chin up),sit up(仰卧起坐),push up (伏地挺身),我们这帮ITD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比的上他们。

本来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想和他们较量一下,比比commando的能耐。但一看下来,都觉得,算了算了。这帮人简直不是人。

其次,个人战术(individual field craft) 。 和他们出去野外扎营,不管干什么他们两下子就搞定。而且不管是什么伪装,射击,都是那种可以去做教官的水平。和他们在野外,就连我们***M的教官都变成了小弟弟。都听他们的好了。

最鸟的是,突击队员们从来不戴钢盔。对他们来说,戴了钢盔反而行动不便,而且他们也不相信钢盔的保护作用。所以他们出任务永远都是戴着一顶森林软帽,甚至更神气的还有戴着红扁帽出任务的。

到晚上回到营房,这帮人脱了衣服,个个都是那种一块一块肌肉的健美男子。看的我们这些A leve的书生们羡慕不已。说实话,如果有同性恋倾向的话,搞不好都会爱上这些肌肉男。而且他们的故事很多,什么各种各样高强度的非人的训练啦,什么发39度高烧了还要继续跑山头啦,反正就听他们吹吧。

总之,论训练的刻苦和记律的严格,我们的突击队都是首屈一指。

有兴趣知道突击队员的训练的人可以去书局买买那些介绍特种部队的书 - 不管是英国的特种空勤队(SAS - special air services ), 美国海军的的海豹(seal)突击队,美国陆军的绿扁帽(green beret ), 或者海军陆战队(Marines),大概都有相关的内容。

如果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话,那就是 - 这帮人看起来好像书读的不怎么样。。

上次和大家解释过,干医务兵最关键的就是要具备医药知识。所以我们的训练中常常要考试。可是我们这帮突击队员们,虽然干起杀人的勾当时干的随心所欲,但要他们念书反而是挺吃力的事。

所以晚上反而是我们这些A level 的人在营房里头搞补习中心的时候。为我们这些突击队员的兄弟们补课。不管是什么课,从解剖学到药剂学,都是我们这个补习中心的内容。甚至有时候在考试的时候帮他们做做弊好让他们过关,也都是兄弟之间的情义。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会在因为和他们相处在一起而产生的自卑情绪里头稍微得到一些安慰。

唉,上帝还是公平的。这帮突击队的兄弟们体能又好,战斗又出色,简直是男人中的男人。但是头脑好像不是那么好使。

还好还好,要不然的话,我们这帮人就没的混啦。。。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1 pm

警察 vs 突击队 之四


本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是应该和这些突击队的兄弟们一起经历这个combat medic (战斗医务兵)的训练的。但造化弄人,在大概还有一个月就毕业的时候,我因为身体状况被down grade 成为不适合战斗(non combat fit ) 的人员了。

也因为这样,这个combat medic的训练就不能继续了。只好半途离队,一时半刻也没什么正式的职务,成为军队里头的LOBO了。(还有谁记得LOBO到底代表什么意思吗?)。反正干这个LOBO就是在***M里头晃荡,干点什么杂务。

然后等到一个月后,***M又开一个训练班,这次开的是 Non combat medic 的训练。才终于结束了我的LOBO生涯,继续我的训练成为一个 non combat medic。

其实内容差不多,只是non combat medic 的训练多了一些在医院的实习内容。那时我是到亚历山大医院实习,还差一点就爱上了那里的漂亮女护士。。。(其实是单恋啦,人家可一点意思都没有)

anyway ,和我一起参加这个non combat medic,竟然有十来个民防部队(civil defence )的队员。

这些民防部队的家伙其实原来都是国民服役警察。在最后三个月要ROD的前夕被转成了民防部队,所以也必须具备医务知识。

就这样,这帮民防部队的人也来到我们这个被戏称为疯人学校 - school of mad men 的***M .

看来这个***M(school of military medicine ) 也真是新加坡陆军里头一个很怪的单位,什么人都来 - 突击队,警察,民防。对了,还有那些签约成为医务人员的女兵, 在医院里服务的专业护士(staff nurse) ,如果自愿要成为武装部队里头野战医院的护士军官(nursing officer),也会到这里受训。

所以***M大概是SAFTI里头最多外来人口过往迎来的地方,难怪会叫做school of mad men..

和我之前认识的突击队的兄弟们比起来,这些警察可真是叫人叹气。

大概是警察的日子都太好过了,这些由警察转民防的家伙们,几乎个个都挺着一个大肚子。问了一下,才发现原来他们以前干警察的时候干的最多的就是坐在警车里到处巡逻。不然就是在警察局里干一些paper work, 处理一些什么police report 之类的事。

老是这么坐着,又不用动脑,自然肚子就大了。

可是如果真出什么大事,出马的也不是这帮人,而是什么CID或者特警。

所以这些人干的就是那些我们福建话说的 - KLKK (kia lai kia kie - 走来走去) 的活。天天jalan jalan , 日子真是逍遥啊。

tmd,想起以前小时候对这些警察是多么尊敬啊。那时候的家长还常常用警察来吓唬小孩子,说“再不听话就叫马打(马来话 - 警察)来抓你”。

现在看到这些曾经是警察的家伙原来是这股德性,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而且记律还一塌胡涂。我们这些当兵的人虽然离开了ITD,可是记律还在。到底还记得我们身在军营,每天还是会准时起床,该做的清洁工作(area cleaning)还是会自动自发的去做。

但我们这些由警察转民防的兄弟们,唉。那个记律就不用说了。每天几乎都赖床,拖拖拉拉,讲也讲不听,骂也骂不动。反正心态就是 - 老子要ROD了,你能怎么样?

后来真的有一次惹火了教官,威胁要送他们detention barrack,他们才稍微收敛一些。

平时最常干的就是抱怨,要做一点事,就说这些事真是 - “Eat strength” (吃力)。老子学了一辈子中文和英文,还真的没想过中文和英文可以这样搭配来用。真是不能不佩服民间的创意。

这帮人最喜欢干的就是和女兵一起训练。天天评头论足这个女兵漂亮,那个女兵身材好。对了,好像最后其中一个女兵还给他们的队长给追走了。

比起那些突击队员们,这些干过警察的当然眼界比较广,也比较会花言巧语。那些突击队杀人很行,可是说到要泡妞,那怎么都比不上这些警察们了。

所以啊,同样是国民服役,有的人是突击队,有的人是警察。干突击队的随时会送命,干警察的却空闲到不行。

要说命运,真的是难说啊。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2 pm

combat medic (战斗医务兵)

combat medic就是那些要跟着作战部队上前线的medic。所以在正规军队里头的军人常常不太看的起这些medic。理由是,这些medic一般都是原来体能不怎么好的A level或者poly,是那些去不了OCS或者SAFINCOS的那帮人。

可是这些人被分配去了作战部队以后,反而要天天跟着这些很fit的private soliders 一起训练。尤其是那些去比较“凶”的单位像什么SIR (步兵营)和guards (守卫营)的,体能上的差距就很明显了。和这些大头兵一起,人家都跑在前面了,这个medic还在后头跟,当然被看不起了。

所以被认为是“破病鸡”,其实也是没办法。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3 pm

once a soldier, always a soldier


今天早上惊闻在孟买恐怖事件里头新加坡人质被杀害的消息。看到别的国家发生的事都无法让我们脱身事外,我们不能不回头来思考,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新加坡会怎么样?新加坡和印度不同的地方是,每一个土生土长的男性公民都当过兵,真遇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会有怎样的反应?

我们应该思考,曾经当过兵的我们,到底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美国海军陆战队有一句流传隽永的名言 - “once a Marines, always a Marines". 意思就是,只要你曾经是这个团体的一员,那这个团体给你的生命中留下的烙印,会让你以后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做到什么地位,永远都会以曾经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员为荣。

同样的,在经历了两年到两年半的国民服役以后,军队给我们留下的烙印,同样会让我们发现,比较起没有当过兵的新移民,我们真的和他们不一样。

就我自己来说,两年的MEDIC生涯,让我会随时准备给需要的人提供急救。就算没有那个急救包,我也懂得怎么利用手边的衣服来止血,怎么为呼吸和心跳停止的人实施CPR (cardio pulmonary resuscitation 心肺复苏术)。

我知道,那些曾经在战斗部队待过的,也会懂得如何在各种紧急状况发生的时候保持镇定,用各种方法,包括空手博击(unarmed combat) 来保全自己和家人。

曾经当过兵的我们,一辈子都不会脱下军人的烙印。

首先,我们对于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到底意味着什么,就有很不一样的看法。

我知道对好一些新移民来说,新加坡的公民权很容易取得,不值得珍惜;认为这个公民权的意义只在旅行方便,或者是移居第三国的跳板;甚至还有人在公开场合依然挥舞中国国旗,唱中国国歌,表示自己还是中国人,等等。

这些,对于我们这些曾经在国旗下宣誓要以生命来保卫新加坡的人来说,都是无法容忍的冒犯。

因为对我们来说,这个公民权的意义除了权利,也包含了义务。

每一个男性的新加坡公民都要把他们生命中最好的两年贡献给国家,退役后还要继续在往后的十几年间继续为保卫国家的安全出力。为了国家的安全防卫,新加坡男性公民推迟了入学或者就业的时间,这些时间和金钱上的损失,都是新加坡公民为国家所尽的义务。

新移民如果不愿意了解这一点,反而理直气壮的把成为新加坡公民的好处全占了以后,对于应该尽的义务却以各种借口来逃避和推托,都会让我们这些为国家尽义务的人觉得愤愤不平。

为什么同样是公民,我们付出了这么多来得到我们作为公民的权利,却有另外一群人从别的国家移民进来,不劳而获的得到了同样的权利而不必付出任何代价?这些从内心深处感觉到的不满,从来也无法在主流媒体得到反映,只能在当过兵的朋友之间宣泄。

也因为如此,曾经当过兵的新加坡人之间,很容易从国民服役这个共同的经验里得到一种彼此的认同。我们会一起回亿当年训练的刻苦,比较各个单位和兵种的经历的不同。也有的人在兵营里结交了彼此扶持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们都曾经为这个国家付出过。虽然这个国家不尽理想,但这是我们的国家。

记得在德光岛当兵的时候,曾经有个晚上我们在野外训练行军,中途休息的时候正好在海边,还可以看到新加坡本岛。

当时的教官用手指着那灯火通明的新加坡本岛,对着我们这班新兵说:“各位,这就是你们要这么累,这么凶,来训练自己,以保卫的地方”

很简单的话。却点明了整个国民服役的意义。我们放下了两年半的时间,推迟了学习和工作的机会,就是为了在需要的时候用我们的生命来保卫这个小岛。

这个岛很小,小的可怜,小的可笑。不但种不出东西,连水都要跟别人买。别的国家还可以坐长途火车或者飞机从国家的一头到另一头。我们却只要到了机场或者火车站就是出国。

但这就是我们的所有。除了这个地方,我们没有别地方可去。我们为这块土地付出,在必要的时候,也会为保卫这块土地而放弃我们的生命。

所以,对于这些后来成为我们的一员的新移民,我们的要求很简单 - 尊重这个公民权的意义。不要忘记,在你享有这个公民权利的同时,有一群人正默默付出他们生命中最美好的时间来保卫你的这个权利。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4 pm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世界 之一


新加坡武装部队里头有完整的医疗体系,当过兵的人不但都知道,而且也都得到过这个体系的照顾。但军队里头有一个心理疾病的医疗单位,可能很多人就不知道了。

我当兵的时间就服务于这个单位。虽然这个单位直接归医药总部(HQ medical services)管理 ,却也同时附属于义顺军营(ngee soon camp) 的基本军事训练学校医药中心 (school of basic military centre medical centre) 。这个单位的名字就叫做 SAF CARE CENTRE. (新加坡武装部队关怀中心).

很多人不晓得的是,当兵其间所受的伤,除了看的到的生理的伤害外,也有心理的受伤。心理伤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头都没有得到该有的重视,很多人把当兵其间的心理伤害理解成态度问题,或者是一种娘娘腔,或者是一种逃兵的懦弱行为。

看过讲述二战期间美军名将巴顿将军的电影《Patton》(中文名翻译成 - 铁血虎胆勇将军,真是有够肉麻的)的人大概都还记得这样一个情节。巴顿将军到野战医院去安慰伤兵,对那些在炮火下伤了脸的,流了血的,断了手脚的,都安慰有加。然后,他看到两个外表看起来好端端,周身上下都没有伤的人也在医院里。问受了什么伤,士兵的回答是:“他受不了战场的声音,杀戮,再也不能待在战场上了”。

听到这样的话,巴顿大怒。怒骂这样的伤兵是懦夫-coward。不但大骂了这两个士兵,还掌掴了他们,要把他们立刻赶离医院重新回到战场。

后来这件事被报道出来,巴顿将军被告知纵然他的功劳再大,这样的行为是不被允许的。最后巴顿只好公开道歉,不然就要面对被抄鱿鱼的后果。

后来,这样的战场上的心理伤害才慢慢的被接受是一种心理的受伤,叫做 post traumatic disorder.

同样的道理,每年都这么多适龄的年轻小伙子被逼着到兵营来国民服役。不是个个人都能很快的适应兵营那种高度紧张和记律化的生活。有的人就会因此而心理出问题。

这样的伤兵(casualty),也需要疗养。可是由于他们不是生理问题,不能,也不应该被送到普通的医院。

当时新加坡唯一的精神病院就是板桥医院(woodbridge hospital)。就连到今天,新加坡一般人都对板桥医院抱着很深的成见,骂人的时候就常常有“你这个板桥出来的”。意思就是 - 板桥出来的人都是疯子。

所以,对于那些只有轻微的心理疾病的军人,就尽量不要送板桥医院。

会送到那里呢?

猜对了,就送到武装部队关怀中心,让本人来照顾了。。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4 pm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世界 (2)


也因为这个因缘,我在被分配到这个单位以后,还必须多接受对于心理疾病的护理训练。其中的一个训练内容,就是到板桥医院去实习。

我敢打赌,全新加坡好几百万人,说到去医院的经历,大概每个人都要去过普通的医院。尤其是什么都可以医的中央医院,女人生孩子的竹脚医院,大概都去过。(本人就是在竹脚医院出生的。。。嘿嘿,当时出生还有钱可以拿)。

但是 - 板桥医院,一般人不但没去过,根本大概连想都不敢想。大概一说到板桥医院,马上的反应就是:“呸,呸,呸,你才要去板桥,你以为我也是“奇笑”(疯子)?”

其实这都是成见。

我们必须承认,心理疾病也是疾病,也需要医治。而且很多时候病情是可以得到控制的。因为害怕被刻上“疯子”的烙印而讳疾忌医,其实反而会让心理疾病越来越严重,以后医疗就更困难。

而这许多的心理疾病里头,因为压力而引发的忧郁症(depression),正是现在都市人有很高的风险的疾病,也伤害了很多的人。

最近为情所困而自杀的台湾星光大道歌手的黎础宁,之前自杀的港星张国荣(哥哥),其实都是被忧郁症所伤害的人。

唉,张国荣死的真可惜,他唱过的歌如《monica》,演过的电影如《英雄本色》,《霸王别姬》,如今想起来都让人回肠荡气。

所以,心理疾病要早医治。很多时候,病人和家人都不愿意承认心理疾病的存在,最终反而造成终身的遗撼。最近的雷曼事件,经济风暴,同样造成了很多的心理疾病的病人。

这些病症,都需要及早治疗。

而病情如果严重到需要入院接受观察,接受医生和护士的集中照顾,那就要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这样的入院和在普通医院接受治疗其实是一样的。

为什么我们能够接受一个病人到中央医院的病房接受治疗,却不能接受我们的朋友家人到板桥医院接受治疗呢?

板桥医院就是让心理病人接受治疗的医院。和中央医院其实是一样的。

我曾经在板桥医院训练过。我可以告诉大家,板桥医院和大家成见中的想法其实很不一样。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5 pm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世界 (3)


一般人印象中的板桥医院,根本不是医院,而是什么呢?

对了,是疯人院。都是关那些疯子的地方。

而疯子,在我们大家的想像中,就是那种整天喃喃自语,口吐白沫,一会笑,一会哭。会忽然间拿刀杀人,拿东西丢人,完全神智不清的人。

而为了把这些有可能伤害无辜的人的精神病患隔离起来,板桥医院在我们的想像中就一定象是一所监狱一样,把这些疯子关起来·

当然,严重的精神病患当然会有这些症状。但一般普通的精神病院的病人绝对不是这样。板桥医院也不是监狱。

当我来到板桥医院的时候,第一个印象就是:“老天,这里地方真大,好漂亮”

真的,不骗大家。我去的板桥医院还是80年代的时候,还没有改建以前。那时候的板桥医院占了很大一块地方。整个医院的设计就好像是一个校园一样。

看不到传统医院那种到处是躺在担架上的病人,看不到那种紧张的动手术的气氛,看不到那种生命垂危的急救。

反而,看到的是阳光,花园,病人就这样三三两两的随意走动,聊天。

时候到了,护士会针对每个病人的需要安排医生的会诊和吃药。除了这些时候以外,这些病人就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分别。

但是,深入交谈以后,当然还是会有分别的。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6 pm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世界 (4)



精神病有很多种,最常遇到的大概有两种:

(1)精神分裂(schizophrenic)
(2) 忧郁症(dpression)

精神分裂的患者的症状就是 - 他们可以忽然间进入自己的一个世界。或者变成分裂的人格(split personality) 。所以和精神分裂的患者沟通的时候,很容易的你会发现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会忽然间离题,忽然间说别的东西,忽然间把不相关的东西引进来,然后就根本忘记了前面说过什么。

很多时候,他们还会有幻觉(hallucination ), 也就是说,他们会听到别人没听到的声音,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异象。

所以有的时候看那些宗教的书籍,听那些传道,常常会告诉我们什么那些先知听到神的话语,看到神的启示。现在看看,都不晓得到底是真的神的显现还是根本是一种幻听和幻视。。

所以啊。很多时候宗教信的过头好像有点神智不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传说中的“中邪”,其实就是一种幻听和幻视。

我曾经碰到一位病人,就是这样。他说话有条有理,温文的很。可是他会忽然间他会告诉你他听到一些什么声音,你是完全听不到的。

最奇怪的是,他还告诉我他晓得怎么灵魂离体去神游太空。还介绍了我这种经验的名称 - 叫做astral travel . 我后来还真去买了一本介绍这种灵魂离体的书来看。

当然了,看了半天也不懂怎么弄。

后来接触的一些宗教的常识竟然发现,原来这个所谓的astral travel,还不是普通人做的到的。都是那种得道高僧,不晓得经过了多少年的修练以后,才可以做到这样的神通。

什么“天眼通”,“天耳通”,“灵魂离体”,你说,到底那是精神病,还是得道的神通呢?

这个,大概只有上帝才知道。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6 pm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世界 (5)


另外一种很常见的精神疾病,就是忧郁症了。

其实要说危险,这种疾病的危险性比精神分裂高多了。

为什么呢?因为精神分裂的症状很容易从外表上看的出来。很多时候病患周围的朋友或者家人都会发现这种疾病的症状而会及早让病人接受治疗。

但忧郁症,却常常和“心情不好”混淆起来。很多时候,不但外人看不出来,连病人自己都不晓得自己患上了这样的疾病。

但忧郁症也不是完全无迹可寻。外在的症状,包括了精神不振,胃口不好,甚至会有呕吐,消化不良等生理上的症状。

严重的忧郁症患者,就会有厌世的想法,然后就会产生出自杀的倾向。(suicidal tendency).

到了这个程度,这个病患就必须留院让医护人员观察,不能回家,免得他会在自杀倾向发作的时候去寻短。

一般忧郁症的患者,只要还没有到有自杀的倾向,一般都会让家人照顾,通过服药和心理辅导来帮助病人痊愈。

一般来说,轻微的忧郁症的军人都会送到关怀中心来。经过了军队的心理医生的治疗和我们的短期观察以后,一般都可以出院让家人照顾。

后来继续的治疗如果觉得这个士兵真的不能接受军事训练,大概就会让他downgrade(降级)让他离开作战部队,让他转到非战斗的职务或者转到别的单位象民防等地方。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兵的。兵营每年都有人自杀,如果早点发现,可以多挽救多少生命?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7 pm

For whom the bell tools (喪鐘在為誰敲) -1


一直很喜欢英国诗人john donne 的这首诗 - 没有人是座孤岛:

"No man is an island,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Europe is the less,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ds me,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
it tolls for thee。"

台湾作家李敖也翻译了这首诗:

"No man is an island" (沒有人是孤島) 譯者:李敖

沒有人能自全 沒有人是孤島 每人都是大陸的一片 要為本土應卯
那便是一塊土地 那便是一方海角 那便是一座莊園
不論是你的 還是朋友的 一旦海水沖走 歐洲都要變小
任何人的死亡 都是我的減少 作為人類的一員 我與生靈共老
喪鐘在為誰敲 我本茫然不曉 不為幽明永隔 它正為你哀悼

里头最后的一句“for whom the bell tolls”更是成为了流传隽永的名句,也成为了美国作家海明威的一部反战小说的书名,中文名字一般都翻译成《战地钟声》。

我们在新加坡的军队服役,虽然没有因为需要上战场而丧生,但时不时都会看到军人因为各种训练的意外,或者是身体的问题,在训练里头送命的例子。常常在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心里都是一紧,然后不禁会想,当时值班的医务人员是怎么急救的呢?

作为医务人员的我们,平时没事的时候,会被那些训练中的军人当作“好命”,只是在训练区那里幌来幌去,等待问题发生。可是一旦发生意外,阻挡死神来敲门的,也只有我们了。

记得有一次,那时还是我刚刚被分配到了义顺军营不久,还是属于一个所谓的“新鸟”的medic。有一天正在值班standby medic,发生了一宗兵士中暑来急救的事件。

到底什么是standby medic呢?其实这个duty 一般都让那些新来的medic干,工作就是协助那些老鸟medic去做急救,要值夜,也要负责送伤兵到医院。

作为一个新鸟,来了这样一个生死相关的急救,其实我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就是帮头帮尾,然后等病人稳定了以后作为陪同的医务人员和伤者一起到医院去。

为什么说这种中暑的急救是生死相关呢?原因就是,新加坡是一个热带的气候,而在义顺兵营里头训练的又常常有一些建康条件不太好的新兵,如肥胖,或者有什么问题。所以比起一般combat fit的新兵,这些新兵更容易中暑。

中暑,是可以致死的受伤。一个急救不好,伤者就有可能会因为体温过高而进入休克,然后呼吸和心脏停止而死亡。

所以对于中暑的伤者的急救最是分秒必争,而且是全员总动员。从训练场一送到医务中心我们就立刻动起来。先把伤者的衣服脱光,然后在急救室里就有向伤者全身各方位喷水的花洒(shower)来快速降温。与此同时要给伤者测体温,测量心跳,向伤者输送空气,作静脉注射,输液(drips),甚至如果有必要要进行心脏按摩。

等到伤者稳定下来 - 体温降下,可以自主呼吸,那就由我这样的standby medic负责把伤者送到中央医院去。

话说就是这一回,我来了义顺兵营医务中心大概是第二天,就值班做standby medic,就碰到了这样的一个case。

等到急救完成了以后,就由俺,这个“新鸟”,负责送医院。

本来这种差事就让新人来干,因为急救的工作都做好了,这个medic只要一路确保伤者平安到达医院就是。

一路上我的任务就是观察伤者,确保体温不会上升,伤者可以呼吸,心跳保持。而且别忘了,伤者身上还吊着点滴,也需要监测。

没想到的是,才走到半路,这个伤者竟然就没有呼吸了。好家伙,才刚刚从军事医药学校(School of military medicine - ***M, )毕业的我,忽然间要马上把学习过的知识用上来救人,不然这个伤者可能就没命了。

临危不乱,先命令司机立刻给我开警号,一路冲。然后把伤者的头从仰卧摆成侧卧,用手把嘴里的白沫挖出来,也防从胃里呕吐出来的东西倒流到气管里造成窒息。再拿出空气包(air bag), 给伤者输送空气。

先说明一下,这个空气包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产品,基本上这个东西和那些脚车店里用来给轮胎充气的打气筒的设计没有什么不同。就是一个pump,接上一个面罩,罩在伤者的脸上在通过用手的压缩来输送空气。

一路输气,一路还要确保伤者的心跳继续。因为一个人如果呼吸停止,很快的心跳也会停止。如果心跳停止了就不能只是输气,还必须在输气的同时做心脏按摩,也就是通过外力的压缩心脏来保持心跳,也就是CPR - cardio pulmonary resusicitation, 心肺复苏术。

反正军营的救伤车没有什么自动化的设备,基本上都是靠人工。就这样,一路输气,一路观察,一路从义顺呼啸的往医院冲。

到了医院,就由医院的急救部门接手,虽然伤者一度呼吸停止,但到了医院的时候这个新兵已经可以自主呼吸了。后来就是医院做进一步的急救,送院观察。把这个伤者交接好,就没有我什么事了。

那时还不到20岁的我,第一次干medic就碰上这么危急的事。真的是印象深刻,永难磨灭。

后来虽然也一直遇到急救的事件,但这么近距离和死神擦肩而过,却再也没遇到过了。

这回,丧钟没有敲响。当我目送那个伤兵被推进医院的急救室的时候,我想,他以后是否会记得,他曾经有那么一次离死亡那么的近?而,却正好,是我把他从死神手里抢救回来的?

这个我不知道名字的新兵,现在你过得还好吧?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2 Empty29/12/2008, 5:48 pm

For whom the bell tools (喪鐘在為誰敲) - 新世界事件


另外一次让我印象深刻的,大概就是1986年发生的《新世界事件》了。记忆中,新加坡自独立以来发生的好几次,可以说是举国同悲的灾难,大概就有:

(1)1978年,史拜如思号(spyros)油轮的爆炸
(2)1983年,圣淘沙缆车事件
(3)1986年,新世界事件(hotel new world)
(4)1997年,胜安航空印尼空难
(5)2000年,新加坡航空台北空难
(6)2008年,孟买恐怖袭击卢慧燕遇害

作为一个小国,这些灾难很多时候都让我们感同身受,原因就在于,我们是这样一个紧密连接的社会,几乎每一次的全国性的灾难事件里,我们作为个人,都会发现自己认识的亲友里头就有被影响的人。

曾经有好一些批评说新加坡人对这次的奥运银牌表现的冷漠,但作为一个新加坡人,又有谁认识代表新加坡比赛的这些选手呢?又怎么期望我们把这些刚刚入籍没有多久,纯粹为了打球而成为新加坡人的外人欢呼呢?

反而,这些让全国人民感到悲伤的灾难事件,更多是因为我们在亲戚朋友群里头就有被影响的人。遇害者里头也许就有朋友,同学,亲戚,或者是我们所认识的人的亲人。他们的悲痛我们也能感受,也会想,同样的事也可能会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

我的一位中学同学,就在新世界事件中失去了父亲。

我还记得,新世界事件发生的时候正是一个周六。那时还在当兵的我和平时一样,没有遇到值班在家里过周末。晚上的时候就看到这则新闻,心里就想:“会不会动员我们去救人?”。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周日,军队紧急动员所有的医务人员都要开始排班去支援新世界事件。我在接到兵营的电话以后就匆匆忙忙的整装回营,领了设备,和同僚们一起直奔新世界的现场。

到了现场,已经有前一批的人员搭好了急救帐棚,架好了各种急救设备,举凡担架,静脉注射,心肺复苏,甚至小型手术,都可以进行。

但同时到来的,除了军队的医务人员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团体 - 圣约翰,红十字会,民防,医院,都在现场搭了急救的帐棚。反正整个新世界的现场就是乱糟糟,你来我也来,救伤车,急救帐棚,急救人员个个待命。

可是就是没有人被救出来。

那时候到新世界酒店倒塌的现场一看,简直就倒抽一口冷气。整个酒店变成了一堆瓦砾,而且这堆瓦砾叠起来大概都到了两三层高。如果人都埋在底下,怎么把人挖出来,谁也没有办法。

当时我就看到各种挖土机在那里运作,试图把这些瓦砾挖开。当时我心里就想,就那个速度来开挖,大概等到把这些东西都清除了人早就死了。可是如果加快速度来挖,两下子这些瓦砾就会进一步的陷塌,里头就算有人还活着还是会被压死。

没有办法,只有等。只有把人救出来了才有我们的用武之地,现在也只能干着急。

由于是紧急动员,军队的cookhouse 好像也没有什么库存来应付我们这么多人在那里的吃饭问题。到了吃饭时间,每个人只分到一包白饭配沙丁鱼。沙丁鱼的分量还很少,白饭好像也没有煮熟。比起现在的这些刚当兵的人,有鸡腿,青菜,和水果,可是差的太多了。

比较起来,我们隔壁的民防部队待遇就好多了。当时麦当劳就免费赞助民防部队在现场的食物。所以当我们在军队的急救帐棚里啃那些白饭沙丁鱼的时候,就看到旁边民防部队的弟兄扛着一大袋一大袋的麦当劳汉堡,薯条,和饮料大快朵颐。

心里那个妒忌啊 - 他 妈 的。还是当民防好啊。怎么老子就没那么好命去当民防,不但不必受军队的记律约束,还吃的这么好。

但心里抱怨归抱怨,该干的事还是得干。虽然还没有人被救出来,但该做的准备还是一样都不能少。

然后就是一个字 - 等。

这种等的滋味是最难熬的。那里都不能去,一直都要做好准备。而且在那个时候,也没有谁有心情开玩笑或者聊天。所以就更难熬。

而且一直都有谣言,断断续续都有传闻说有伤者要送来了,让我们一阵紧张。然后又没有。

就是这样值班,等待。一直到第二天,再有别的兄弟单位的医务人员来接任。我们就回营了。

后来从新闻的追踪里,才发现开始那种企图从上面挖开瓦砾来救人的做法根本行不通。多亏了那几位正在挖地铁的外国工程师,把建地铁里用来挖地道的方法,从瓦砾堆底下硬是挖了几条地道进去才找到了生还者。

而第一个进去地道去救人的不是别人,正是新加坡武装部队的医药总监(Chief Medical Officer) 林中校。

方法找到了,好消息不断传出,一直都有生还者被救出来。我们这几个曾经第一时间在现场值班的人,虽然最后没有真正出到力,也由衷的感到高兴。

好几年以后,我在国外意外的从《国家地理杂志》(National Geographic)的记录片里,才知道原来这件事根本是人为的灾祸。是建筑师(architect )在计算柱子的承重能力时就计算错误。所以整个建筑物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危楼,倒塌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当时我已经在国外,所以在新加坡这里到底有没有追究这家建筑师的责任,还有监管单位是否有失责,相关的官员是否有被追究,我就不知道了。

当兵的岁月里,有那么一次机会亲历现场,和全国人民一起感受拨动我们的心铉的灾难。现在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次一次的灾难,也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脆弱和命运的突然。

惜缘,惜福。让我们彼此互勉。
返回页首 向下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2页/共3 到页面 : 上一页  1, 2, 3  下一步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夜狮城 Nightless Lion City :: 消闲类 Leisure :: 校友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