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夜狮城 Nightless Lion City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不夜狮城 Nightless Lion City

成立于2008年12月24日 Since 24/12/2008
 
首页首页  搜索搜索  注册注册  登录  

 

从他们到我们-刘学敏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作者 留言
Jane
阿珍
阿珍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6 帖子数 : 382 地点 :

从他们到我们-刘学敏 Vide
帖子主题: 从他们到我们-刘学敏   从他们到我们-刘学敏 Empty6/1/2009, 2:37 pm

近日来,因为我之前的一篇文章《他们vs。我们》,在《联合早报》和各个华语论坛引起了众多的讨论。从许多的新移民和本土新加坡人的反应中,可见新移民的融入问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自然也值得深入探讨。

虽然在主流媒体不常看到本土新加坡人对于新移民的到来的一些情绪性反应的言论,但各种蛛丝马迹还是让我们看到这股情绪隐隐约约的浮现。

《海峡时报》的读者投书,啤酒女郎和咖啡店阿嫂之争,反对党网站里头的民粹言论,英文电台主持人不小心流露出来的对新移民不友善的言论,朋友之间的耳语,在在都说明了对于新移民的情绪确实是一股新加坡民间的暗流。
我之前尝试了提供一些建议,认为新移民应该尽可能了解到在本土意识的兴起下,新加坡人对于新移民的一些行为和心态是会感觉敏感和被冒犯的。认为新加坡的公民权很容易取得,不值得珍惜;认为这个公民权的意义只在旅行方便,或者是移居第三国的跳板;在公开场合依然挥舞中国国旗,唱中国国歌;获取了新加坡提供的各种好处后却不愿意履行对新加坡的义务。这些行为和心态,都是一些阻挠新移民融入,和造成本土新加坡人和新移民之间更深的隔阂的原因。

新移民如果真心想要融入新加坡社会,难道不应该考虑新加坡人的感受吗?
李叶明在他的文章《新加坡需要怎样的本土意识》里以为:“对任何一个新移民来讲,拒绝融入纯粹是自找麻烦!所以,关于新移民“不愿意融入”的担心,是多虑了。”(《联合早报》言论版。7月18日)。

但我必须指出,口口声声说愿意融入,却在心态上漠视新加坡人的感受,不但在言行举止中伤害了新加坡人的感情,还感觉理直气壮。这样的“融入”其实是英文里头说的 - lip service,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这种口头上的“融入”,“认同”,除了自欺欺人以外,有什么意义呢?

周兆呈在其文章《谈笑间,过往云烟》以陈嘉庚的例子,认为只要新移民为新加坡作出贡献,这些关于陈嘉庚“当年的敏感、质疑和批评,也只是谈笑间的灰飞烟灭”。(《联合早报》 言论版,7月20日)。

但我必须指出,从周兆呈的论点里,把对国家认同的质疑说成是“谈笑间的灰飞烟灭”,正可以看出某些新移民对于新加坡人在国家认同这个问题上的轻忽和漠视。

陈嘉庚作为一个在殖民时代居住在新加坡的华人,认同中国,以中国人自居,以及后来回到中国定居,是那个特定时代下陈嘉庚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选择。今天我们纪念陈嘉庚对新加坡留下的功绩,是以陈嘉庚作为一个当时侨居在的新加坡的居民所做出的贡献来纪念他。我们并不以陈嘉庚是一个新加坡的爱国者的功绩来纪念这个人。
同样的,英国人莱佛士为新加坡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今天新加坡有高等学府,标志性的建筑物都以莱佛士命名。统治新加坡的英国历任总督也同样为新加坡的建设留下了功绩。但难道我们就可以混淆概念,认为莱佛士既然为新加坡做了那么大的贡献,他就变成了新加坡的爱国者了吗?

每一个男性的新加坡公民都要把他们生命中最好的两年贡献给国家,退役后还要继续在往后的十几年间继续为保卫国家的安全出力。为了国家的安全防卫,新加坡男性公民推迟了入学或者就业的时间,这些时间和金钱上的损失,都是新加坡公民为国家所尽的义务。对我们来说,这个公民权的意义除了权利,也包含了义务。

新移民如果不愿意了解这一点,反而如桑竹君在其文章《来自“他们 ”的声音》里头所说那样,认为“新移民在入籍时打的经济小算盘便是合理行为”, (《联合早报》言论,7月18日)理直气壮的把入籍能够占的好处全占了以后,对于应该尽的义务却以“对自己政治权利和义务的认识肯定没有经济方面清楚和直接”来推托,以“新移民的忠诚度是个伪议题”来逃避,能够怪本土新加坡人对新移民抱怨吗?

张港在其文章《融入本地社会是新移民的长期任务》说的好 - “作为新移民本身却也应该自觉努力地去融入社会,而不能一味要求本地社会接纳自己,对本地一些不同的看法和声音加以抗拒”。(《联合早报》言论版,7月23日)。
王树森在他的文章《应和新移民平等交流》(《联合早报》言论版,7月19日)里的反应,就可以明显看出这种抗拒。对于我之前引用的一些国人对于新移民的抱怨的言论,王君以情绪性的口吻以为那是对政府“起到了贬低、丑化”,是一种“小国的大国沙文主义”,更以这样的文字:“刘学敏先生又何苦躲躲闪闪,一方面打着领袖的红旗,然后引用别人的话来达到自己反对新加坡移民政策,从而挑起新移民与本土新加坡人之间的隔阂”来指控我是要借着别人的言论来掩盖我反对政府的移民政策的立场。

说实话,政府的移民政策是否应该调整本来就是可以讨论的课题。李慧敏在其文章《不完全是谁vs谁的问题》里头就针对移民政策提出质疑:“我国的外来人口政策是否太宽松,以致让本国人民觉得自己的生活失去了保障?”(《联合早报》言论版。7月23日)。

也因为如此,政府领导人才需要不断的向国人解释引入移民的必要性。如果我要对政府的移民政策提出异议,自然有各种管道可以提出。有需要如王君所说,像中国的***时代那样 - “打着红旗反红旗”吗?

王树森更针对我引用的低收入国人对于工作被抢的抱怨,做出了-“在该文里怎么中国人成了抢新加坡人饭碗的乞丐?那么作者刘学敏到“乞丐王国”又是去干什么了呢?”的指控。纵观我之前的全文,根本没有出现“乞丐”这两个字。王树森这样子无中生有的污蔑,难道不正说明了像王君这样的新移民,对于如何融入新加坡社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吗?

李叶明认为新加坡人“一味指责新移民不够融入,苛求对方无条件“认同”,夸大双方的各种“不同”,把新移民当成“他们”来看待,这才是新移民融入本地社会的最大障碍。”

我质疑的是,如果新移民已经融入了新加坡社会,还会有这许多的各种“不同”可以被夸大吗?要不要融入,该如何更好的融入,主动权难道在新加坡人,不在新移民吗?我在之前的文章里头提出了一些新移民如何更好的融入的建议,怎么就变成了夸大各种的不同了?

就如同李显龙总理5月6日在接受汤姆森-路透集团主办的对话会中指出:“我们在接受外国人移民到新加坡的同时,也必须努力让这些新移民同化和融入到新加坡的社会,让他们逐渐接受新加坡人的价值观和态度。”
***的话,难道不值得新移民去好好思考,该怎么做才是“接受新加坡人的价值观和态度”吗?
而正如张港所说 - “融入本地社会对新移民来说,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也并非加入新加坡国籍就能完成…..作为新移民本身,就应该从现在做起,从自身做起。”

只有通过我们大家不懈的努力,“他们”才会变成“我们”。
返回页首 向下

从他们到我们-刘学敏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夜狮城 Nightless Lion City :: 主题殿 Main Section :: 民生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