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夜狮城 Nightless Lion City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不夜狮城 Nightless Lion City

成立于2008年12月24日 Since 24/12/2008
 
首页首页  搜索搜索  注册注册  登录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到页面 : 上一页  1, 2, 3
作者 留言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Empty29/12/2008, 5:49 pm

忘了我是谁


很久以前,曾经流行过这首歌:忘了我是谁。歌词是台湾作家李敖写的。

忘了我是谁
词:李敖曲:许瀚君

不看你的眼
不看你的眉
看了心里都是你
忘了我是谁
不看你的眼
不看你的眉
看的时候心里跳
看过以后也眼泪垂
不看你的眼
不看你的眉
不看你也爱上你
忘了我是谁
忘了我是谁

记得我上回说过,所有到新加坡武装部队女性军人都要在义顺兵营里的基本军事训练学校(school of basic military training) 接受新兵训练。当女兵接受训练的时候不但要配有女性的医务兵和她们一块到训练场,当她们需要得到医药照顾的时候,也必须有女性的医务人员陪同军医一起提供咨询。

所以,也算是我的幸运吧,我在义顺军营服役的两年里头,一起工作的同事里就有女性。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两年的当兵生涯,有女性的同事一起工作,其实还真是羡煞旁人。

其中一位姓林的医务人员,和我同年纪,初级学院毕业以后因为家庭的关系,放弃了念大学的机会,直接和军队签约成为了一名女性的医务人员。分配到了义顺军营里,就这样成为了我的同事。

也因为她也来自华校,所以和我们几个来自华校的人有比较多的共同点,也比较谈的来。那个时候,小小的义顺军营医药中心(ngee soon camp medical center) 里,如果用民族分,有华人帮,马来帮,印度帮。用教育程度分,有A level 帮,O level 帮,poly 帮。用宗教信仰分,有基督帮,回教帮,兴都帮,拜神帮,佛教帮。用语文源流分,有英校生,华校生,还有我这种半中间,两头都好像算也好像不算的特选中学生。

大概除了私会党徒,新加坡社会的每一个阶层和***,大概都能在这个小小的群体找到。

anyway - 就这个一个格局。平时大家虽然一起工作,但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甚至更沙文一点:“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虽然是朝夕相处,工作时间以外各个帮派之间可以说是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所以我们这几个讲华语的chinese helicopter (所谓chinese educated 的戏称也。chinese educated 这句话一个不小心就会念成chinese helicopter - 华文直升机)就常常凑在一起。工作时互相帮忙,下班后呼朋引类的去happy一下,发发牢骚,倒也是一乐。

由于负责小手术室(treatment room) 的士官,一个姓张的老鸟,就是华校的,自然我也常常从关怀中心到这个小手术室去打打屁,聊聊天。顺便帮点小忙。好一些小手术,不管是注射,缝针,包扎,清洗伤口,都是在这里做的。

也因为这个手术室是除了医生办公室以外,另外一个有空调设备的地方。自然也成了我们这帮人聊天的好去处。

这位林同学,就正好被分配在这个手术室工作,自然也让我和她,有很多接触的机会。

她真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充满了爱心,善良。对待那些臭哄哄的新兵好像家人一样 - 体贴,温柔。让这些来手术室接受治疗的家伙一个个都不想走。

说来也是我们这些经历过严酷训练的人的心理。从新兵训练和医务人员毕业以后,因为都念到了A level,自然就挂上了中士的军衔。抱着“多年媳妇熬成婆”的补偿作用,我们这些人对那些到医务中心来看病的新兵同样是呼呼喝喝,反正老子比你大,军衔比你高。不高兴你又还能怎么样?根本就忘记了这些来看病的新兵同样是人,不但是人,还是病人。“医者父母心”这句话在那个环境里早给我们抛到了九宵云外。

只有她,这位林同学,对到来的新兵都耐心以对。

记得有一次,来了一个新兵因为卫生习惯不好,大腿上的一个小伤口受到感染,肿成了一个大包。里头都是脓。医生咨询了以后二话不说,要我们给他作I&D, 也就是incision and drainage. 换句话说呢,就是给他动一个小手术,把这个受感染的伤口划开(incision), 然后把里头的脓都给清干净(drainage).

这种手术没法作麻醉,因为根本没有地方打麻药。而且脏,因为要清除的都是脓。还有恶臭。而且这个新兵自己的卫生习惯不好,所以那个体味,真是他奶奶的让人难以忍受。

记得那次就是我动手。把这个家伙按在手术台上,手术刀一下,这个家伙就疼的跳起来。害得我马上叫帮手把这个新兵给按住不让他乱动。

刀子下去一探,哇塞,那个伤口下面的脓泡还真深,多少的饥肉都被感染成脓了。我心里就想,这个王八蛋平时都在做什么,从来不洗澡的吗?怎么会感染成这个样子?

被按住,这家伙的身体动不了,可他的嘴可不会停。就在那儿哭爹喊娘的叫痛。

吵的老子真是心烦。。tmd。,你这个脏东西到底有没有洗澡,怎么会让一个小伤口沾了那么多的肮脏感染的那么严重。

心里这么想,开口嘴里就这么骂。一面骂一面动手,还不断的威胁说,你再喊痛老子就让你更痛。赶紧给我闭嘴。

就这个时候,林同学听不下去,进来了。

先开口就劝我不要再骂人。要我体谅这个新兵的痛苦。然后,她就在靠近这个新兵的头部的位置坐下,把这个正在喊疼的新兵的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的拍着他的头,很温柔很温柔的安慰他。

那个时候,时间似乎静止。从来我们对这些新兵不是骂就是罚,从来也没有过人这样的sayang (疼惜)过他们。不要说他们,就连我当年被操的时候又何曾有人这样对待过我?一下子不但我几乎呆住了,大家也忘记了自己要做的事。

这个正在挨刀的新兵,在这样的安慰下,也不再喊痛,不再乱动身体,让我顺利完成了手术。

过了一段时间,我写了这首诗给她:

把那天上的云彩,摘下
揉碎了,涂抹在
你柔柔的双颊上
那是
你 盈盈的光彩
我 默默的幸福

字写的很难看,诗也只是写在我们医务室里的药单的背面。这首诗说实话也写的不怎么样。

她收下了。笑笑,也没说什么。

后来我离开军队,就这样的和她也失去了联系。当时也没有facebook,离开军营各有各的生活,也没有办法再去维持这些感情了。

现在大概她也做了妈妈了吧?

好久不见,别来可无恙?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Empty29/12/2008, 5:50 pm

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约不分种族,言语,宗教。。。


记得从进入学校开始,每一天的升旗礼,唱完了校歌和国歌以后,一定都要来上那么一段我们是新加坡公民的誓约。就这么念了十几年,一直到今天,大概都还能背个朗朗上口。还竟然有一首爱国歌曲把这个誓约谱成了曲,每次国庆都要放,也真是够难听的了。

anyway,这段誓约一开始就要求我们作为公民就要“不分种族,言语和宗教”,可见当初在制定这段誓约的时候对于这种宗教和种族所能够造成的危险是多么的小心。

可是从小学到华初,我们这些从华校和特选中学毕业的人几乎就没有遇到过华族以外的同学。由于是华校,华文是第一语文,所以都只有华族的学生。到了华初,好像整个学校只有一位马来同学。记忆中印度同学好像也很少。

所以这个公民誓约尽管念了十几年,其实对到底什么叫做“不分种族,言语和宗教”,其实没有什么概念。

但是到了兵营,这就变成一个活生生的现实了。

一个小小的义顺军营医药中心,里头服役的就有马来人,印度人,华人。就连印度人里头还分淡米尔人和锡克人。宗教信仰也各有各的,从回教,道教,到基督教,应有尽有。语文也是五花八门,华文源流的,英文源流的,马来学校的,全都出现。

怎么让这一些来自不同文化传统和宗教的人和谐共处,一起工作,还真是挑战管理的智慧。

想想,对于其他的种族,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成见。从小在学校里就暗地里把包头巾的锡克人叫做“BABU”(到底这个字什么意思有谁知道吗?),记得还有一个游戏就是只要看到包头巾的人就可以打旁边的同学一下,然后当对方要还手的时候,用两手比个V的手势,指着那个包头巾的人,嘴上说:“BABU CHOP”,那对方就不能还手。

更不客气一点的,就把锡克人叫做“大头鬼”,印度人叫做“吉林鬼”,马来人叫做“马来鬼”。虽然都是在人后偷偷的喊,可是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也都这样继承了各种偏见。

而且,suprise suprise, 别以为这些异族同胞都不知道他们在我们口里的这些贬义的称号。他们可清楚的很。曾经有一次一个印度同僚和华族同僚争论,那位印度老兄就说:“你们不要以为华人人多就可以欺负我们吉林人”。可见啊,不要以为这些话只有我们自己知道,人家可清楚的很。

后来我还曾经向家父考证为什么我们华人会把印度人叫做“吉林人”?经过他的解释,才发现原来还有一段典故的。

事情是这样的。早期到马来亚的印度移民其实是英国人在殖民印度时候被派到马来亚来服刑的犯人。(这点和澳洲人的祖先还挺象)。因为犯了事,被遣送到这里来做服刑,干那些开笆,挖矿的苦工。因为是犯人怕他们逃跑,所以都给他们戴上了手镣脚铐。

他们走起路来,因为戴着了脚链,就会发出“KE LING, KE LING" 的声音。所以其他人就把这些服刑的印度人叫做 “ke ling” 人,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吉林人”了。

哈哈,这段典故没有多少人知道吧。。看俺的文章可是会长学问的,这可不就证明了吗?

还好还好,原来“吉林人”还不算什么贬义词。

除了这些以外,好一些沟通也很容易造成误会。大家一起工作一个不小心就会挑起敏感的神经。

记得有一次我晚上值班。一般上来说晚上医药中心就不接受门诊,只会处理紧急状况。所以如果天下太平一切ok的话,一般只要处理一些管理好急救室,处理一些文书工作paperwork,还可以轻松的和军医聊聊天,或者看看书,睡个安稳觉。

但也不知道是我平时没烧好香还是那个时候的兵营特别的流年不利。整个晚上下来出状况的兵此起彼落,让我和军医两个人忙的焦头烂额。到了忙完的时候天都快亮了。累都累死了,可是照惯例,值班后的第二天是没有休假的,照常工作。

所以,在交接的值班记录薄(duty logbook)上,我除了记录了值班时候发生的事以外,有感而发的写下了以下的句子来给自己一点安慰,也给后来值班的同僚一点提醒:

“Therefore do not worry about tomorrow, for tomorrow will worry about itself. Each day has enough trouble of its own。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怎么样?很鼓舞人心吧。然后呢,为了表示本人的博学多闻,我还很自豪的注明了出处,就是来自圣经的马太福音第6章第34节。Matthew 6:34 。

第二个晚上来值班的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当他看到我留在记录薄里头那段引述圣经的话语,心里头那个激动啊,立刻就在同样交接的记录薄里写下大大的“Praise the Lord”(赞美主)三个大字。

第三天,接任值班的是位马来同僚,当然也是位回教徒。看到这些引述圣经的句子和后面的“赞美主”的话,火冒三丈,就投诉到encik(士官长)那里,说我们在利用军营来向其他人传播基督教,

好了,这下子可就捅了马蜂窝了。要知道,照新加坡的法律,向回教徒传播其他的宗教是刑事罪。大家如果还有印象,还记得曾经有教会的人把布道的传单放在组屋的邮箱里,结果引起了回教徒居民的抱怨,认为这是一种对回教徒的传教吗?

连放个布道的传单都会引起纠纷了,现在竟然是引述了圣经的话,和公然的写“赞美主”,那问题不是更严重?

结果呢,一路投诉,一路追查,到底是那个王八蛋先把圣经的话引述进来的?查啊查,一下子就找到了俺这个始作俑者,罪魁祸首。

一问之下,你这个臭小子原来只是在教会学校混了十年,根本不是基督徒,也从没想过传教。就为了炫耀你的博学,卖弄你的知识,就在这里引述圣经的文字?真是他 妈 的 你没事惹事干什么?

好险好险,本来准备要charge (提控)我的,看我年轻不懂事,就放了我一马,只是口头警告一番了事。

当然了,自此以后谁也不敢在交接的记录薄里写什么东西了。

李资政在今年接受访问的时候说过这个族群的断层线是新加坡的客观现实,要所有人小心谨慎关于种族和宗教的言论。

这件小事,突显了我们要建设一个超越种族,宗教和言语的国民意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Empty29/12/2008, 5:51 pm

莎哟娜拉,再见


对于高中毕业后当兵的人来说,有两个入伍的时间,一个是考完A level后的12月,一个是隔年的3月。由于是高中毕业生,照规定都必须至少被升迁到中士以上,所以役期都是两年半。

我是1985年3月入伍的,如果要服满2年半的役期应该是1987年的9月ROD - run out date.,也就是退伍。但由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开学日期是7月,所以对这批3月入伍的人来说,6月30号就可以先向军队请假(disrupt),等到第二年的大学假期时再把剩下的3个月的兵役服完。

当兵的两年半,一直有老鸟退伍,新鸟加入。一般来说,老兵如果快退伍了就开始忙着退伍后的事。有的要找工作,有的要继续升学,有的要结婚。不管怎么样,距退伍还有两三个月的老兵可以说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心思早就离开兵营了。

我们都说,这是老兵在进行 CCC 的训练 - 什么是CCC?就是civilian conversion course (军人转老百姓课程)。曾经在新兵训练的时候被骂作“civilian (老百姓)” 是耻辱。现在,要成为老百姓了,变成老兵可以夸耀的资本。

看多了这许多的送旧迎新,说实话到最后也没有太特别的感觉。每次到了有人退伍的时候,照例是退伍前夕和大家道别,握手,互相祝福一把。就算有什么个人恩怨也就在一片珍重声中,一笑泯恩仇。

然后,对还在当兵的人来说,日子还是要继续。退伍的人则到CMPB (central man power base - 中央人力局) 去办理手续,把属于军人的身份证还给国防部,再换回自己原来的红色身份证。

从这刻起,你欠国家的债总算还完了。you have earned your citizenship. 这个公民权可不是天上掉下来,是老子流血流汗拼回来的。

在义顺兵营天天的上班,照顾新兵,数馒头,日子一天一天的过。自己在岁月的流逝中从新兵变老兵,从recruit 到 corporal。最后,也终于等到了1987年的6月30日,是离开军队的时候了。

到了离开的时候,照例是和大家道别,珍重。离开军营换回了自己的红色身份证。

久违了的红色身份证,好久了啊。脱离了军队的记律。不再会因为迟到被罚,不再会因为无故请假,顶撞上司被提控。不再需要值班,半夜起来急救病人。

这些日子以来,曾经为一群群的新兵注射疫苗,麻木到眼里只看到针筒和手臂,再看不到被注射的人。

曾经在半夜时分,把病房里熟睡中十来个发烧的病患叫醒,赶到浴室里去冲澡降温。想想,在我21岁以前,大概已经看过了太多的男性裸体了。

也听说当年在军事医药学院的一位我们怀疑有同性恋倾向的教官,后来在医院值班的时候因为涉嫌非礼一位来自突击队的病人被捕,在拘留所里上吊自杀的事。

还有那位叫张x文的同僚,南初的,堪称才子。他的文学,音乐,美术的修养都连我这种自视甚高的人都佩服不已。和他辩论可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他那种持才傲物,得理不饶人的干法,好几次我都被气得差点要找个黑社会修理他一顿。

但很可惜因为英文的成绩不够失去了升大学的机会。

还有和我一起准备大学课程的gerald,老是“吃蛇”(偷懒)抱怨,后来去念了法律系的老马。还有在念中学就和女朋友偷尝禁果,聊天时总不忘记绘声绘影的描述他和小女友之间的性行为的YJ,都还深印在我的脑海中。

新加坡虽然很小,但说也奇怪,和这些人说了再见以后,却从此再也没见过了。可见缘分这东西,到了,你不要的时候硬是要给你。缘尽了以后,你不管再怎么求,也找不到了。

离开了这个度过两年六个月的地方。脱下了那迷彩的制服,高挂起那天天穿在脚上的军靴(hang my boots ),老子退伍了。

再见了,新加坡武装部队。再回来的时候我就不再是被你拥有的国民服役军人,而是后备军人了。

带着我满满的回亿,带着我历经苍桑却还年轻的心。莎哟娜拉,再见。
返回页首 向下
朋缘
店长
店长
朋缘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9 帖子数 : 126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Empty2/1/2009, 10:18 am

[quote="basket"]莎哟娜拉,再见

basket老兄!看来您的年龄与我差不多哦!我没能力上大学,我在1984 年ROD,所以,已此推论您因该跟我差不多年次!
返回页首 向下
任我行
店长
店长
avatar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7 帖子数 : 214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Empty2/1/2009, 9:15 pm

[quote="朋缘"]
basket 写道::
莎哟娜拉,再见

basket老兄!看来您的年龄与我差不多哦!我没能力上大学,我在1984 年ROD,所以,已此推论您因该跟我差不多年次!
老兄,贴是我写的。现在都贴在校友会了。basket可是女生。。。

我是87年rod的。。你是大哥了。
返回页首 向下
老人家
店长
店长
老人家


年龄 : ——
注册日期 : 08-12-26 帖子数 : 82 地点 :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Vide
帖子主题: 回复: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 页 3 Empty3/1/2009, 12:22 am

以前拿回红登记时,照惯例会回去兵营里道别,顺便用红登记敲敲那些阿兵哥的头。好让他们羡慕一番。
返回页首 向下

军营是所大学校 - 话当兵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3页/共3 到页面 : 上一页  1, 2, 3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不夜狮城 Nightless Lion City :: 消闲类 Leisure :: 校友会 -